抗击癌症 携手希望—有尊严地活着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Document

视频简介

2005年10月,江苏南京这座古城已经能感觉到丝丝凉意,但是在一家医院的手术室里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面对手术台上已经打开腹腔生命垂危的病人,医生们已经束手无策,无从下手。病人名叫徐晓昭,今年已经60岁了,他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计算机科研工作的技术人员,不仅是高级工程师,还是原南京市中韩i t学院院长,有深厚的计算机知识功底,虽然已经是花甲之年,却是资深的游戏玩家,有着高超的游戏技术水平,多年来,徐老师教书育人,如今已经是桃李满天下。在手术过程当中徐老师的肚子打开的时候发现比想象的情况还要严重,因为半个月的肠穿孔,腹腔里面全部是脓,而且形成包裹,肠子和腹壁发生水肿,互相粘连在一起,不能分开。手术台的医生非常紧张,也比较着急,在争分夺秒的时刻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手术才做完,把老人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徐老师得的是大肠癌,在2004年实际上就已经有增长,有过一次大出血,就是全部便血,到医院去治疗的时候,医院诊断是细菌性痢疾。在他发生严重情况的两年前,实际上已经有了非常重要的预警的指标,比如便血,便血是结直肠癌病人最常出现的一个症状之一,细菌性痢疾和痔疮是完全不同的,徐老师的出血量非常大,而痔疮一般出血量比较小。

2005年,徐老师突发四十度高烧,每天要上四次厕所,排便习惯的改变,也是结直肠癌的信号之一,还有容易生病,免疫状况的改变,经常发烧生病,也要注意,身体状况出现紊乱,都是提示的信号。所以徐老师出现突然的高热腹泻,说明他已经可能穿孔了,已经出现非常严重的合并症了。一般针对直肠、膀胱病变,为了保住患者的生命,医生会切除直肠、肛管、膀胱,这类患者出院以后,需要在造口处粘贴一个袋子来装排出的东西,医学上称患者胃造口。

做了胃造口的肠癌病人,心态的调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有些可能要调整一辈子,而做病人的尊严其实很简单,就是自己能做的事情一定要自己去做,不要麻烦别人,因为麻烦别人时间长了,别人就会成为一种负担。永久性造口如果很好的培训很好的护理、指导的话,只是把原来的位置移动了到辅助上,所以病人可以完全地回归社会。而对于截至肠癌的病人的,绝大部分是不需要造口的,小部分病人也同样可以回归社会回归家庭。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