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病人,光明使者,他有两个不同的身份!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2011年7月30日,一间破烂的出租房中,已被肾癌折磨得瘦骨嶙峋的杨春辉,永远停止了呼吸。他走得那样匆忙,甚至都等不及见老母亲最后一面。弟弟杨鑫看着手脚逐渐发凉的他,想起哥哥临终前一直未了的心愿,权衡之下,拨通了眼库医生的电话,通知尽快前来摘取大哥的眼角膜。匆匆赶来的白衣天使,由于天气炎热,眼角膜必须在6小时内摘下保存,只能抢在杨春辉的母亲和妻子前头,做了摘取手术。取完角膜后,随着医生缓缓盖上手术布,并向杨春辉的遗体鞠躬致意,弟弟杨鑫知道,大哥这生最后的心愿,已了。

1982年出生的杨春辉,早早辍学,15岁就出社会当学徒。很难想象这位仅有小学文化的农村男子,会在临终前作出如此颠覆村民三观的决定。直到他下葬,村里的乡民们依然不能接受遗体不完整的他,认为捐了眼角膜,就不是全尸,甚至连送他“上山”都极不情愿。本就封建迷信的母亲,也是持坚决反对的态度,事后不停的责怪两个小儿子,为什么要挖了大哥的眼睛。对此,两位读过书、受过教育的弟弟,只能沉默,不知从何解释。

其实,角膜捐赠在中国还属于起步阶段,普及程度不够外国成熟,直到1999年,中国才有第一位自愿捐献者。捐赠者完全出于自愿无偿,并没有什么利益可收。很多国人其实并不了解,这一对小小的眼角膜,对自己有多大的作用。每年有许多失去光明的人,在苦苦等待着,期望有合适的角膜捐献给自己,不至于终生陷入黑暗的绝境。

杨春辉少小离家,一个人在外孤身打拼,休息的时间都不够,更何况看书看报,“眼角膜”、“无偿捐献”这样陌生的名词,离他远之又远。年轻时的他,干活卖力,吃苦是常事,作息不规律,这或许是日后患上肾癌的原因之一。杨春辉凭着踏实肯干,生活渐渐有了起色,婚后和妻子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小家庭日子过得温馨幸福。命运总爱开玩笑,厄运总在你觉得人生一帆风顺的时候降临。杨春辉的父亲2008年肺气肿离世后,丧父之痛尚未缓过劲来,他的大儿子因病毒性脑炎意外夭折了;紧接着,他自己身体也出现不适的症状,常常腰疼,有时疼得都直不起腰来。在家人的催促下,他才去医院检查,拿到结果的那刻,堂堂七尺男儿,哭出了声,他被确诊为肾癌!

听到医生的最终宣判,杨春辉决定出院,租住在附近的廉价出租房里,这样可以节省开支,又能就近医治,在这间狭窄破烂的小屋里,他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也是在那里,杨春辉作出了震惊全村人的决定。病中的他,为了省钱,很多止痛药是不吃的,忍受疼痛的折磨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但在外人面前,他再疼也不会出声,他总是习惯性的蜷缩双腿,双手按压腹部,静静的躺着,任疼痛来袭。两个弟弟也从老家赶来帮忙,但都是有家庭的人,所做的有限。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三兄弟的积蓄都已耗尽,还欠了很多外债。

肾癌来得突然又凶猛,几个月的时间,杨春辉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他每天最常做的事,就是躺在在床上发呆;精神好的时候,会看看电视。那天,杨春辉看到电视台正在播放有关眼角膜捐献的报道,久在病中的他,突然振奋了起来。杨春辉想到垂死的他,还能为社会再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他指着报道,郑重的对弟弟杨磊说:“等我死后,把眼角膜捐出来!”弟弟没想到,已经自顾不暇的哥哥,会有这样无私奉献的精神。此时的杨春辉已经很虚弱了,弟弟猜测,哥哥也许想趁还有能力,为社会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也当做为家人“积德”吧。

三个月后,杨春辉与病魔的战斗到了终点,他在临终前都没有忘记叮嘱弟弟杨磊,先瞒着老母亲,把眼角膜摘取下来,帮助有需要的人。眼库医生也不辱使命,把摘下的角膜分别成功的移植给了三位病人,他们有老有少,人生、际遇、故事都不一样,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因为杨春辉的无偿捐献,重获了珍贵的光明!

杨春辉,这样一位癌症缠身、生命所剩无几的普通男子,临终前,无私的贡献了自己宝贵的眼角膜。虽然他不善言辞,但他用自己的行动,他的大爱,感动了无数人,希望人间永远有真情在,温暖每个人的心。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