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做放疗会有什么后遗症,应如何对待?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放射对生物机体的损伤作用已经得到了肯定。大量的基础研究证明,对细胞进行照射所引起的分子水平的放射性损伤,有些往往在当前并不表现出来,而是通过遗传(细胞的分裂增殖)以突变形式显现,这就会产生癌症。

从现有的临床观察结果看,长期慢性接受射线的人,被急性照射(如放射治疗)的人,以及曾接受过某些部位放射治疗或核素治疗的病人,其癌症发病率高于正常人群。

因此儿童放疗以后,患癌症的几率(机会)就会增大。

这种几率并不随放疗剂量的增大而增大,而是随机出现的(即可能出现,也可能不出现),但总的可能性并不大,我们不要因此而不做放疗。

放疗可造成骨的发育延缓或停滞,对儿童肿瘤需作全脊柱或节段脊柱照射时,应对此问题有所了解。有人曾报道,对生长发育期儿童椎体照射量达20戈瑞以上时,可出现明显的椎体发育障碍,由此而造成受照射椎体的形状、大小的异常,如病儿接受全脊柱照射,日后即可出现“上身短下身长”的体型及由此而发生的胸廓畸形,甚至引起身高低于正常标准。

同理,如做部分脊柱照射,可造成脊柱侧弯畸形,尤其放疗颈部时,更易造成歪颈。因此,放疗时应做整个椎部包括照射野。

在做脊柱照射及胸腹部肿瘤放疗包括脊柱时,脊髓通常不同程度地受到照射,如超剂量照射可能出现一过性放射性脊髓病,其典型临床表现为低头时向足跟部放射的麻木感。

这一症状可不治自愈,也可能继之出现肢体麻木无力,运动障碍,即为慢性放射性脊髓病的临床表现。

在这种情况下,可应用神经营养药物及中药治疗。

根据脊髓受照射的长度,其放射耐受量为40~45戈瑞(四到四周半时间),一般不应超过此剂量。

其他部位的骨骼及肌肉等组织的放疗,也会造成畸形及其他后遗症。

头面部及喉的放射治疗还易造成咽干、耳聋等后遗症。

放射还可造成骨髓抑制,主要表现为白细胞降低,也可以是红细胞、血小板或全血象降低。

一般放疗中血象降低可用药物治疗,疗后可逐渐恢复。

儿童放疗还应特别注意保护生殖器官。

睾丸的耐受剂量很低,少量的照射即可引起不育;卵巢的耐受剂量也很低,但比睾丸稍高。

所以在做盆腔照射时,应尽可能保护好睾丸及卵巢,如淋巴瘤女患者需做倒“Y”野照射而又想保留生育功能,则可行卵巢移位手术,把卵巢移到照射野外。

部位的照射也可影响睾丸和卵巢,使畸胎的发生率增加,因此应在放、化疗后三年再考虑生育问题。

未婚或已婚未曾生育的男性肿瘤病人,有条件时可在接受放疗或化疗前把精子储存在精子库,以备需用。

儿童脑组织放疗可以产生:

①精神功能损伤,24戈瑞以上照射可使智商下降,3岁以下小儿放疗后的智能损伤会影响未来生存质量;

②神经内分泌异常,丘脑下部———垂体总剂量25~50戈瑞的照射,即可发生发育障碍、乳汁异常分泌等垂体功能不全表现,一般在放疗后2~9年发病。

所以,儿童放疗时注意限制总剂量,增加分割次数,尽量不合并化疗或尽量限制化疗药物的剂量,尽可能减少放疗的损伤。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