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友自述—血癌患者做主播赚钱治病,网友提出的要求让我害怕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我叫宿灵敏,今年28岁,家住黑龙江哈尔滨通河县,2018年3月29日被查出患有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

经过一年半治疗,高额的医疗费压垮了我温馨的家。

为赚钱治病,我做了一名主播,与网友们分享我的经历,很多人都在帮助我鼓励我。

从确诊到现在,一路走来,我有太多人要去感谢,无论是那些说风凉话的人,还是鼓励我的人,我都想感谢他们,他们让我觉得活着真好,但也有个别人的做法令我感到害怕。

2019年8月,我做完第8次化疗后回到家中歇疗,在一次直播中,认识了一位观看我直播的网友。

他在微信上给了我一万元,但是要求我陪他一夜。

我当即拒绝了他。

我无比想活下去,我也很缺医疗费,但我不想用这样的钱活下去。我虽然得了重病,但是我的尊严不能丢。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直播间里很多人都让我感动。

患病前,我在县城开了一间小超市,虽然刚开了两年,还没开始挣钱,但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每天的心情都是快乐的。

自从开始化疗,我渐渐变丑了,男朋友也离开了我。

我变得消极,我把心关进小黑屋,不跟任何人说话。

尤其是我看到有病友和这个世界说再见,看到他们亲人哭得撕心裂肺,那时我就想,与其痛苦下去,不如一死了之。

2018年8月,我写好遗书,走到楼顶,想跳又不敢跳,我就蹲在那里哭。

那时我想到妈妈,她说我是她的一切,倾尽所有也要让我活下来,我又想到同病房的小男孩因难捱移植排异痛苦,妈妈抱着他,爸爸抱着母子俩,他们一动不动,这个画面让我一生难忘。

于是我擦干眼泪,回到病房开始配合治疗。

从那以后,我的心态慢慢变得平和、阳光,我好像重新活过来一样。

我过生日那天,亲朋好友来看我,他们怕我感染,戴着口罩远远地看着我对蛋糕许愿,我感觉自己像大明星一样被保护着。

我做主播后,医生给我特权,医院里只有我可以唱歌,护士、患者、还有患者家属都来给我捧场,大家都很愉快。

因为化疗,我的头发掉光了,我变成一个大光头,后来因为要直播,我买了9顶假发。

我的体质易感染,化疗越做身体状态越差,所以今年4月做完第四次化疗后,医生将我的药量调小了,所以头发又长了出来。

我高兴了很久,我很高兴自己可以重新变得美丽。

这张拼图,一张是2018年5月我化疗后掉发的照片,一张是我今年8月拍摄的。

我超级爱美,在医院里只要有力气,我一定会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

每天早晨6点,护士姐姐会来给我抽血打针,所以我每天5点就起床打扮。

住院半年,还有人以为我是患者家属,不知道我是一个白血病患者。我想就算是死,我也要漂漂亮亮地走。

我在网上买了一些几块钱、最贵也就十几块钱的小首饰,每天都会戴着。

但是现实对于目前的我来说依然残酷。

爸爸宿成仙今年53岁,妈妈高淑华55岁,他们在2015年离婚,我跟随母亲一起生活,不过他们对我的爱丝毫不减。

妈妈离婚后,用她所有的钱在县城买了一套40平米的小房子;爸爸感到愧对于我,在县城里贷款买下一套103平米的楼房,原本打算等到还清房贷后把房子过户给我,未曾想到我却患上重病。

爸爸平日以种地打工为生,为给我买房花光了积蓄。

妈妈在2014年就退休了,每月有1200元的退休金。我患病后,小超市也开不下去关掉了。

为筹钱给我治病,爸爸以3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给我买的房子,以10万元的价格转让45亩土地8年期限,从亲戚朋友处借了10万。

妈妈也借来10万,抵押房子从银行贷款15万。我直播收到好心人捐款5万,通过网络筹款获得10余万元。

入院以来, 用于我治疗相关的总费用已近90万元。

我做过8次化疗、10次骨穿、4次腰穿、感染7次,接下来只能靠骨髓移植保命。

这90万元,这是我们全家砸锅卖铁所能凑出来的最大极限,但对于后期移植所需要的50万元却已无能为力。

我躺在病床上,再次感到自己的生命又将走向尽头。

可是,我想活下去。

自从男朋友离开我以后,有不少粉丝心疼我的遭遇,想要照顾我,可我不敢去爱,我的疾病不允许我拥有爱情,我不想拖累别人,我已经拖垮了我的家庭,不能再去祸害别人了。

但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特别是得到众多网友的支持后,我觉得不管结局如何,我都应该去追求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我渴望爱情,渴望婚姻,我想过一个女人正常拥有的生活。图为我进行视频直播时的截图。

我想要活下去。

等我治愈了,我要做三件大事。

第一是照顾我的父母,报答他们养育之恩;

第二是报答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第三是回报社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把爱传下去。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