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患肿瘤,治疗费用透支全家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2013年,张芝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预产期的前一天突然昏厥,然后被诊断出患有胶质母细胞瘤(俗称脑癌),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2年后,丈夫张琪又被诊断患有恶性腺泡状软组织肉瘤。2018年,他们未满5岁的儿子再次被诊断出患有腹腔伯基特淋巴瘤。

这一连串普通人读起来都费劲的疾病,彻底改变了一家三口的生活,6年来他们奔波于各大城市医院,每月高达4万左右的开销仅靠年迈父母打工贴补。

2013年6月,马上就要生产的张芝玲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幸福中,他和丈夫张琪感情很好,对孩子有着共同的期待。

可就在6月6日,也就是预产期前一天,张芝玲却突然昏厥并伴有抽搐,送到医院后诊断为癫痫,当天晚上再次发作。

为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在第二天没有再次发作的前提下,他们选择了在8号剖腹产,儿子小文轩就这样来到了世上。

张琪说:“现在想想,如果真的只是癫痫,那该多好。”

产后不到一天,张芝玲再次出现昏厥抽搐的病症,还伴有面部红紫的症状。

张琪顾不上照顾孩子,赶忙又带着妻子转院到了市医院,一入院便住进了ICU,最终诊断结果让张琪如遭雷霆:胶质母细胞瘤,这种肿瘤死亡率高,是最难治疗的肿瘤之一。

2013年8月,张芝玲在北京医科大学三博医院进行了开颅手术,为了巩固治疗,在手术后张芝玲又进行了化疗放疗,前后共花费了近20万。

对于张芝玲夫妻来说,幸福像是奢侈品。

2015年12月,张琪因臀部疼痛难忍就医,被确诊为恶性腺泡状软组织肉瘤,转院到北京人民医院。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躺在病床上的是丈夫,照顾的人是妻子,变的是角色,不变的是不离不弃的感情。

最后,张琪做了骨盆重建并更换了人工髋关节,共花费20多万,距离妻子的20万开销不过2年多,前后将近50万让他们倍感压力。

为了快点赚钱,张琪在术后仅一个多月就坚持投入了工作。

2018年1月,儿子小文轩感冒发烧,感冒治好了肚子却慢慢大起来,起初以为消化不良,就让爷爷奶奶买了点健胃消食片,却丝毫不起作用,反而越来越大。

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的小文轩由爷爷奶奶陪着到萍乡市人民医院做了B超,竟然在他小小的肚子里,发现了一大堆肿瘤。

接连遭遇重大疾病的家人,连悲伤都已经来不及,连忙买了第二天的车票,赶到深圳市儿童医院。经过B超、活检、穿刺,最终在2018年2月9日确诊为腹腔伯基特淋巴瘤。

张芝玲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孩子却遭遇如此病痛,她欲哭无泪。

张芝玲说:“我真的好恨,为什么我和丈夫已经如此,上天还要再来折磨我们的孩子。”

作为丈夫与父亲,张琪没有时间悲伤,他担心更多的是小文轩的治疗费,他把家中值钱的东西卖了2万多,但远远不够,于是又向亲戚朋友借,爷爷奶奶更是把自己的养老钱也都拿了出来。

为了早日给文轩筹够医疗费,张琪更是废寝忘食的工作,常常加班到深夜,他知道时间不等人,他想让儿子早点接受治疗。

不幸的是,2018年6月,因为太过劳累,张琪骨盆内钢钉断裂髖关节移位,到医院后还检查出肺部转移病灶。

再次的髋关节手术耗去了21万的同时也导致了残疾,从此张琪只能靠拐走路。

晚上看着孩子,他恨自己身体不争气,关键时刻拖后腿,为了给孩子省点医疗费,张琪选择肺部转移病灶暂时不处理,先治好孩子的病。

同样为了筹钱,张芝玲在手术不到一年后就开始工作,如今丈夫和儿子都躺在病床上,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到了她的身上,她一边工作,一边在医院间来回跑照顾两个病人。

孩子前后花去了30多万,总算完成了治疗,目前正在观察期。术后张琪出现呼吸困难,又不得已转院至湖南肿瘤医院免疫治疗。

而此时,生活的苦难和经济的压力,使张芝玲的胶质母细胞瘤复发。

经过几番疾病洗劫的张家已经一贫如洗。

张琪的父亲,为了替他们筹集医药费,年近六旬仍坚持爬到高处做电工,如今张琪夫妻的治疗费全靠他。

张芝玲的父亲已去世,母亲独自在北京做保姆给他们赚救命钱。

现在,张琪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治疗,妻子在湖南省中医研究院附属医院治疗,母亲在深圳带着孩子化疗,团聚对于他们来说太难了。

带病的张琪常常刚打完针就拄着拐赶到妻子的医院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为了增加妻子免疫力他常常给妻子买苹果,自己却舍不得吃一口。

每次想到同样在经受苦难的孩子,夫妻俩就会黯然泪下。

这几年一家人看病已经花去了百万,家中早已没有了经济来源,张琪说:“有时候撑不住了,但是看着妻子孩子实在割舍不下,况且医生说孩子和我们的病正规治疗治愈性还是很高的,我还要继续坚持,希望总会有的。”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