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和现实的差距:普通人患癌之后怎么办?

最近在看《小欢喜》,知书达理的刘静感觉乳腺不舒服,自己悄悄去看医生,结果医生怀疑是乳腺癌,可能性很大,要求做活检。

刘静瞒了老公和孩子,自己悄悄住院做检查。

后来,不小心,丈夫季胜利知道了,立刻慌里慌张地赶到医院。

两个人,没有抱怨,没有指责,而是用最平静、最温暖的方式,来应对生活里的突发变故。

刘静心里害怕,可是,一切还是以儿子杨杨为重。

季胜利心里也一定恐慌,可是,他握住刘静的手说,静儿,没事的,有我呢。

就算是告诉杨杨的时候,一家三口也是先开赛车,特别开心、特别温暖,然后,平心静气地告诉杨杨:妈妈得了乳腺癌,但是,现在医学很发达,癌症是可以被治愈的,我和爸爸都特别有信心。

杨杨开始难以接受,但是,最后还是选择面对,他说,妈妈,你别怕,我陪着你。

妈妈化疗会掉头发,杨杨就给自己剃了个光头,一起陪着妈妈。

这些,好像是在不幸的灾难面前,一家人抱紧了的最好的姿态。

我见过的现实的版本,好多完全不是这样。

刘静看病,从头到尾,都是入院顺利,专家诊治,尤其是丈夫季胜利知道以后,教授亲自到手术室门前安慰交底,主治医生亲自送到医院大门口,嘱咐,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时给她打电话。

季胜利还说,已经联系了国外的医生,可以出国治疗。刘静因为想陪儿子,才选择了在国内医治。

而现实生活中,却要比这难上好多倍。

以前,妈妈生病的时候,我们曾经去过一家三甲医院。讲真,大商场或许没人,可是,医院却总是人满为患。

那时,虽然好多医院都有网上挂号了,可是,那家医院却没有。挂号的窗口前,排了长长的队伍。

如果想挂专家诊,就要排24小时,每个人都拿着马扎坐在那,有的干脆坐在地上,从凌晨开始,坐到大厅关门,所有人按照原有队形,在门外守上一夜,然后早上再进来看病。

医生看完之后,肯定要做检查。

检查的科室门前再排队,如果要做两项以上检查,就要两天以上,才能拿到报告单,然后再回医生处,看结果。

再然后,病情重的,可能入院治疗,不需要住院的就回家,过几天,再重复这个过程。而那些被收归住院,只会更难。

刘静的主治医生会明确地说,这个病的治愈率有80%,你不要担心。

可是,我妈妈生病的时候,我们也曾问过医生这个问题,医生说: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没办法回答,因为,就算是99%,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是那1%。

去重症监护室探望妈妈的时候,有一位医生刚好在。

护士就问,5床的病人口服药没有了,要不要开点。

那位医生说:他不是主治医生,而是值班医生,只负责应对突发情况。既然患者病情没有突然改变,他就不管,至于口服药,就像是人一天吃三顿饭一样,少吃一顿,不能怎样。

那时,重症监护室里,都是挣扎在死亡线的病人,我们多希望,下一秒,亲人可以清醒,可以多一点活下来的希望。

可是,医生的说辞,只会让人更加的寒冷。

但是,我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苦苦哀求,一定照顾好病人,毕竟,我们把生死都交给你们了。

而这些底气,我想,和医生的素质有关,更和钱有关。

我们虽然知道了医生没有那么尽如人意,也知道,这个世界比这家医院好的,有太多太多。可是,病人危在旦夕,家属手里的钱也就那么多,更多的人没办法豁出一切,去更好的地方。生死面前,人也是按照钱的多少分出等级的。

就医难,更难的,可能就是钱少了。

医院里,会有一个护士,每天拿着单据在走廊里喊家属,时间长了,我们都知道,如果单据很长,估计就要续费了,单据短一点,或许还能撑一天。

当生的希望愈发渺茫,患者在病床上靠着呼吸机在喘息,头上不时报警,而我们站在重症的门前什么都做不了,也没有电视剧里的小窗子,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

门外站的家属,开始是满眼焦急,几天之后,就是绝望,满眼疲惫,透骨的绝望。

人性最丑陋的一面,或许就暴露出来了。

那时,有一位五十几岁的老人,突发脑溢血昏迷了,但是送来没多久,就醒过来了。

医生说,需要手术夹闭脑子里的瘤,才能降低后续出血的风险,需要各种检查,简单说,就是需要钱。

老人的儿子,才二十几岁,没有读书,到处打工。好像家境贫寒,也没有积蓄,开始来了两天,后来干脆躲起来了,就在老人呼吸艰难,需要紧急救治的时候,儿子也没来签字。

老伴在走廊里不停地唠叨,反反复复都是那几句话,开始,我们还安慰她,后来,也就不想说什么了。

再后来,老人去世了,那间病房了病情最轻的人,最先去世了。

老伴大哭,然后说不敢进去,怕死了的老头。

我不想为这个儿子辩驳,但是,如果,他有几十万,或许也不会爸爸病了两天就跑了。

兜里钱多一些,我们能扛的事也会多一些。

这就是生活。

有人说,艺术源于生活,可我觉得,生活往往比艺术残酷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