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患癌被妈妈抛弃,如今断药后看淡生死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4岁那年,我被确诊白血病,妈妈在医院照顾我两个星期就走了。

此后12年,我只见过妈妈一面——她回来与爸爸离婚。

别人都觉得,我应该恨死她了,恨她在我患病时头也不回的离开,恨她在我每次发病时都不在身边。

今天,是我断药第5天,头发掉的更多了,这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感觉,我也早习惯了。

如果我的病会毁掉她后半生幸福,那么她离开也可以理解。

有机会再见妈妈一面,我想说:“希望你幸福。”

我叫陈文静,出生于美丽的江苏盐城。

2001年,妈妈带着同母异父的哥哥嫁给了爸爸,两年后,生下了我,爸爸在一家工厂上班,妈妈在家操持家务。

我幼年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当时每天睁眼看到爸爸妈妈,我就很快乐,也许,那是我这辈子唯一拥有过的幸福记忆。

一切转折都在4岁那年,我在街上玩耍时候被一辆电动车撞倒,爸爸摸我的头才发现脑袋上长了个大包,去医院一检查,却意外查出我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我只能靠吃药来维持现状,可主治医生却说,即使我按时吃药,最多也只有10年的生命。

爸爸伤心欲绝,他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毫不犹豫拿出所有积蓄给我治病。

可是,妈妈却在医院陪了我15天后,就带着哥哥离开了家,从此便和这个家断了联系。

妈妈刚走的那段日子,我每天睁眼后看不到妈妈都会哭,以至于不分白天黑夜的哭,都吵到了病友睡觉。

半个月后我停止了哭闹;半年后我习惯了没有妈妈的生活。

情况稳定后,爸爸带一大堆药抱着我回了家,药物副作用很大,一吃就会吐,我不知道那时爸爸是怎么变着法哄着我吃下那么多药的。

随着年龄慢慢长大,每天吃药,对我来说,就像吃饭一样稀松平常。

忘记过了多久,我才知道,我吃的那些药,一天就要600元,而爸爸一个月的工资却只有区区2000元。

12年,一年365天,爸爸是怎么扛下来的?

每个月去医院复查,我总能见到很多同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陪伴。

那时,我也会羡慕,因为从小被爸爸带大,爸爸忙于工作,更多的时候,是我自己一个人独处。

我习惯了寂寞、习惯了沉默,习惯了生活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中。

10岁那年,我又见到了妈妈,可惜只有一面,她是专程回来和爸爸离婚的。

从此,妈妈真的走了。

12岁那年,我的体内对药物产生了抗体,瘦的皮包骨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有移植骨髓才有一线生机。

当时爸爸配型不合适,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同母异父的哥哥得知消息,主动来医院给我捐献骨髓,医生检查我们配型的成功率很高。

然而,这笔手术费需要100万,而这些年我长期吃药,爸爸卖了房、花光积蓄、欠下亲朋巨额外债,已经借无可借。

但幸运之神降临在我身上,很多爱心人士给我筹集了这笔手术费,使我顺利接受了手术。

术后三天我醒了过来,虽然有皮排、肝排、尿排……但我还是认定自己身体有了好转,高兴的不得了,就连每天吃那些比瓶盖还大的排异药时都不觉得痛苦。

5个月后我出院了,我期待着自己康复之后开始一段精彩的、完全异于以往的生活。

于是,我小心翼翼,绝不吃那些医生嘱咐不让吃的食物,零食更是碰都不碰,喜欢做手工的我就做些仿真食物,过过眼瘾。

后来我还发在网上,许多网友都说想买我的作品,我似乎已经看到美好的未来在向我招手。

可是,前年开始,我的排异越来越严重,皮肤出现了黑点点,头发脱落,脸上掉皮,四肢也僵硬了。

本来都准备重返校园,却因为感染肺炎三番五次住进医院治疗。

即使知道排异药物副作用太大,但也不得不加重药量。

前段时间,医生说我的五脏六腑都衰竭了,如果不吃靶向药可能会在3年内死去。

可爸爸每月只有三千块工资,以前的外债也没还,每月1万的靶向药,一年5万多的检查费,这么大的开销压得我们家喘不过气来。

5天前,最后一瓶靶向药吃完了,我没敢和爸爸说这事,我怕他担子太重了。

这段时间里,我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我病了12年,已经把爸爸折磨的心力憔悴,如果妈妈当年没走,她今天会过得幸福吗?

妈妈以前有过一段婚姻,带着哥哥再嫁,本渴望过安稳的生活,没想到我的病却让她的希望又一次坠入谷底。

虽然她选择了离开但我知道,妈妈也不是不爱我,当年是她逼着哥哥来医院捐骨髓救我。

12年了,没有我这个负累,妈妈现在应该很幸福吧。

我对妈妈的现状不了解,我只听说她又组建家庭,生了一个宝宝。

说真的,我希望她幸福。

虽然她在我4岁患白血病时选择离开,虽然她没有陪我一起长大,虽然她真的对不起我,但我心里不怪她。

因为,她永远是我妈妈。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