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疗法治疗晚期癌症效果到底怎样?5年数据给出答案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以往,晚期癌症基本意味着穷途末路,再怎么治疗也改变不了最后的结局。不过,免疫疗法时代的到来,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可能。

近日,由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基梅尔癌症中心布隆伯格-基梅尔癌症免疫治疗研究所专家领导的研究小组在《美国医学会肿瘤杂志》(JAMA Oncology)上发表了一项重磅研究报告,揭示了免疫治疗药物纳武利尤单抗(PD-1抑制剂)治疗多种晚期癌症的五年生存率。

纳武利尤单抗可阻断活化T细胞表面的程序性死亡(PD)-受体,通过抑制PD-1及其配体(PD-L1)通路挽救耗竭的T细胞,恢复免疫系统识别和杀死癌细胞的能力。

自2014年9月首次在美上市以来,纳武利尤单抗已有多项适应症获批,包括: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头颈癌、肾细胞癌、经典霍奇金淋巴瘤、尿路上皮癌、结直肠癌、胃癌、肝细胞癌等。2018年6月该药在国内正式获批上市(商品名:欧狄沃,Opdivo),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

这项为期5年的生存研究涵盖登记在美国13个医疗中心(含约翰霍普金斯基梅尔癌症中心)的270名晚期黑色素瘤、肾细胞癌或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翰霍普金斯基梅尔癌症中心从2008年开始对纳武利尤单抗进行一期临床试验。患者在门诊每两周接受不同剂量(0.1至10.0 mg/kg)的静脉注射,周期为8周,最长可达两年。

这些患者之前都接受过晚期癌症治疗,其中40.4%的患者在进入纳武利尤单抗试验之前接受过3次或以上的全身治疗。


五年生存率高于预期!

报告显示,纳武利尤单抗的五年生存率大大高于2008年临床试验开始时其他可用癌症疗法的预期生存率,包括化疗、激酶抑制剂、抗血管生成疗法、生物疗法和其他临床试验。

具体结果为:黑色素瘤34.2%,肾癌27.7%,非小细胞肺癌15.6%。

要知道,若按常规的全身治疗,晚期黑色素瘤的3年生存率仅为5%;在试验开始时,非小细胞肺癌的5年生存率也只有6%。

该研究还为接受PD-1抑制剂治疗的几种癌症患者提供了最长的随访时间,证明反应是持久的。虽然所有患者都曾接受过治疗,但在这项研究中,既往所接受的治疗对5年生存率没有统计学差异。

研究还发现,肿瘤负担更重的患者,或已发生骨转移或肝转移的患者,在开始纳武利尤单抗治疗后5年生存率显著降低。此外,在开始纳武利尤单抗治疗时,血液中免疫细胞(淋巴细胞)计数较低的患者获益的几率明显较低–某些患者在进入试验前接受的化疗可能降低了其淋巴细胞计数。

布隆伯格-基梅尔癌症免疫治疗研究所副主任、外科教授Suzanne Topalian博士说:“相较那些有症状的患者,那些没有任何癌症相关症状的患者更可能存活超过5年。”

首席研究员Julie Brahmer博士认为,这些发现有助于指导患者及医生考虑PD-1疗法。自从这种药物的安全性得到证实以来,它已从治疗既往接受过多线治疗的病人,转向用于二线治疗的病人,甚至可作为转移性癌症的一线全身疗法。


出现副作用,更有希望长期生存?

在这项为期五年的生存研究中,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个显著特征:与没有副作用的患者相比,出现副作用的患者的总体生存时间明显更长。中位生存期为19.8个月,有不良事件发生者为20.3个月,无不良事件发生者为5.8个月。

大约10%-20%的患者在使用纳武利尤单抗后会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包括肺部或肠道的炎症反应。纳武利尤单抗最常见的副作用是疲劳和皮疹。大多数情况下,免疫治疗的副作用可通过临床管理来控制。


为什么不良事件似乎成为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患者长期生存的标志?

“纳武利尤单抗会激活免疫反应。虽然我们希望这些反应只针对癌细胞,但在某些情况下免疫反应会产生‘溢出效应’,波及到正常组织。”Topalian 博士说。汉鼎好医友指出:基于这项研究的结果,可以帮助医生安抚病人。如果发生一些副作用,很可能说明患者的药物反应更好,有望获得长期效果。但同时,希望能尽快设计出有效控制这些副作用的应对方法,确保这些副作用不会干扰抗癌免疫反应。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