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义斌淋巴癌后24年,“怎么快乐怎么活,忙得时间都不够用”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60岁时,他患上了腹膜后非何杰金氏淋巴癌;

66岁时,他成立了由癌症病人组成的自行车队,且属全国首家;

78岁时,他骄傲地向世人宣称,自己“18岁”!

如今24年过去了,他又有了新的计划和梦想:“如果没有想法,那就只剩下想死了。”84岁时总结自己的长寿之道,“所以,我现在就是怎么快乐怎么活着,忙得时间都不够用。”

他就是薛义斌,一位乐观豁达、勇敢无比的抗癌英雄。

当初只是因为胃痛去医院检查,没想到一起被检查出的还有淋巴恶性肿瘤。准备手术时,又因癌体与身体里其他器官粘连,无法切除,活检缝合后直接被推下了手术台。当时的薛老,想着此生才过花甲就得“归田”,内心被深深的恐惧和绝望包围。

术后,身高1米73的薛老,体重只剩下45公斤,连走路和爬楼都变成困难重重的事情。家人和亲友看着瘦弱的薛老,心疼心痛,却又无能为力。那段时间,癌症这个词就像一座五指大山,重重地压在薛老和家人的身上,求佛无门、求生无路,生活中似乎早已没有阳光的色彩了。

年轻时的薛老是一名铁骨铮铮的空军,轻易被困难打倒不是军人的作风。他可以接受命运的安排,可只要有一点希望,绝不会向它妥协。

抗癌秘诀1:心态

子曰:胜人者,力也;胜己者,强也。生病真的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吃不下食物,喝不了水,因为哪怕只喝一口水都会吐得连苦胆水都出来了。生命的继续,全靠营养针流进身体里。最可怕的是,睡觉都成了奢侈,没有杜冷丁根本无法入睡。

薛老的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虽然已向儿子交代了后事,可真的要离开,他又非常害怕。他向身边的亲人发泄自己的恐惧,他拿身边的物体摔出自己的痛苦,他想结束这病弱的生命,可骨子里军人的尊严又不允许他这样做。

思索良久,薛老决定自救。

在医院时,经过化疗、热疗和中药的治疗,身体里的瘤体有所减小,薛老决定在家继续认真服药。同时,他自己也去看一些心理知识书籍,学习心理知识,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

从心理书上,薛老认识到,癌症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患癌人自己的退缩。一听癌,就想到了死,一怕死,癌细胞就在身体里扩张。如此恶性循环。

他告诉自己,“人故有一死”,或早或晚,要以平常心来看待这个问题。其次,他借用毛主席说的,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给自己接下来的这场战役定了主调。在治疗疾病过程中,科学用药只是治疗肉体的,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个人的心态。“三分药治,七分精神养”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好的心态,可以让药物在身体里发挥更好的药性,特别是病情稳定后,更要让自己的精神强大起来,配合药物来治愈身体。

经历了这场“战役”,薛老深刻领悟到,精神世界里,自己才是主宰自己的主人,任何困难面前,只要自己不倒,就一定能战胜一切,做一个最强的强者,生命才会有更加丰富的宽度和长度。

抗癌秘诀2:运动

在病情稳定后,薛老给自己制定了一套让身体康健的运动方案:打坐、练气功、坐禅和足底按摩,他用军人的毅力要求自己,坚持就是胜利。在身体情况逐渐好转后,他又制定了骑自行车来锻炼身体的方案。刚开始,每天只能骑一两公里,慢慢地,可以骑十多公里。坚持一段时间后,身体的情况越来越好,如此5年后,癌体竟然彻底消失了!

薛老更加有信心了,同时,热心的他也想帮助更多的人。他曾和8位健康的老人,从上海骑车来到珠海,用时26天,专门来庆贺澳门回归;隔年又组建了上海浦东新区癌症康复俱乐部自行车队,从上海骑到北京,一路为申奥做宣传;03年从上海到浙江安吉,从福州到厦门;05年从上海到南京。几年下来,薛老和他的队员们骑行近4000公里,这群特殊的队员,年龄最大的已经80岁了,康复期最长的已然有19年。

他们因为癌症认识,因为骑车锻炼了身心,年龄、疾病、烦忧早已随风被抛在脑后。在参加骑行的过程中,他们互相鼓励,路途中还不忘用亲身经历宣传“癌症并非绝症,恐癌才是无法依治的绝症”、“癌症≠死亡”。

抗癌秘诀3:积极参加公益活动

薛老在身体情况好转后,积极参与公益活动。他是上海东方医院年龄最大、参加最早的义工,他知道,自己也是病人,用亲身说法最能让那些病患和家属建立起与病魔抗争的信心。这十多年,薛老一直穿行在浦东新区人民医院、东方医院等地方,每次与病人交流完自己的心得体会,他都会主动留下电话,以便能更好地帮助他们。

佛语有云: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在薛老尽心帮助别人的同时,他自己的心灵也得了升华和满足。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