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岁,我与晚期肝癌的战争大获全胜

七月枫会随机显示图片

我叫林静,是国家林业局西南航空护林站成都分站的一名工作人员,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四川省抗癌康复协会“群体抗癌,超越生命”的积极分子。

2005年9月,我因为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做检查,被确诊肝癌晚期。肝癌被称作“癌中之王”,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愣神。但很快,我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因为,我天生是个乐观主义者。

虽然患上肝癌,非常不幸,毕竟,在世人认知中,它是和死亡联系在一起的。但我身上不服输的劲儿,让我决定与它一较高低,哪怕来场“生死搏斗”也不会惧它!相信老天会待我不薄,我更相信现在的科学技术,我要去鬼府闯一闯,跟阎王要一块免死金牌!

在医院住院时,身旁的病友都是一脸愁容,我乐嘻嘻地用轻松的语言和笑话来宽慰他们,用励志的故事鼓励他们要自信,要勇敢,要相信科学,相信自己一定会战胜病魔的。因此直到准备要做手术了,同病房的人都不知道我是得了癌症。

得了这场病,我没有怨天由人,积级与我的主治医生沟通病情,安排手术。因为我的心态太好了,主治医生曾勇教授都对我赞不绝口,对这场手术也信心大增,直言手术一定会成功。

手术当日,曾教授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历时8个小时,凭着过硬的技术,成功从我的肝上剥离了肿瘤,同时切除了右叶肝脏,缝合了36针后,告之在外等候的我的家人:手术非常顺利!

因为我的身体素质不错,只在病床上修养了4天,便可以下床活动。后来,偶然得知因为病床紧张,有很多病重病人没有床位而不能入院进行及时的治疗,想到自己家就在医院附近,回家休养也是可以的,便同医生商量,回家养病,化疗时再来医院。

只是,才回家五天,我正信心满满地以为自己一切都已好转,病痛却再次袭击了我。这次疼痛让我吃尽了苦头,此时丈夫又在外面工作,无法及时回来,家里年迈的父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真怕我就此死过去。

慌乱中,他们拿上家里所有的钱,通知我的兄弟姐妹们赶紧把我送到华西医院。幸运的是,不是癌症复发,而是急性肾结石。虽然肝癌没有复发,但是仍把母亲担心坏了,看着我疼得死去活来,眼泪直流。母亲的难过,让我不忍。我极力不因疼痛喊出声来,却还是昏过去了。

在我昏迷后,曾教授和其他专家会诊,两病齐治,终于把我从死神那里又拉了回来。第二天,缝合的伤口渗血,身边的亲人忙争先抢着照顾我。多亏了日夜尽心尽力照顾我的亲友,才能让我很快好转。肾病治好后,我继续回家与癌症“斗智斗勇”。

我年轻时,曾下乡当过知青,所以性子不娇气,也不怕吃苦。为了让身体尽早恢复,在家里我会做一些轻微的家务,慢慢地去楼下散步。化疗让身体反应强烈,但仍勉强自己吃些东西补充营养。两个月后,身体里的甲胎蛋白终于回到了正常值,腹部的手术线也全部拆除。三个月后复查,医生说,我的身体基本恢复到了健康人的水准,连连感叹,林静创造了抗癌史上的奇迹!

我很高兴地笑了。我之所以能创造这个奇迹 ,是因为我的坚强,而我的坚强,是因为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给了我莫大的信心。从知道患上癌症开始,我就在心里坚信,不怕死亡才能战胜死亡。如今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得了癌症不是被判死刑。这就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一场需要你用坚强的心态、顽强的精神去打,才能有胜算的战役。

康复的一年时间里,自强不息的我跟让自己跟健康人一样,在工作中不懈怠、不偷懒,不给领导和同事增加负担,因此小获成绩。这更增加了我在康复路上的信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一个生活的强者。

有很多病友都问我患了肝癌,还能继续优质生存的秘诀是什么。我的答案是:生命的意义,在实现自我价值中体现;生命的追求,在于工作中成就感的满足。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但生病了也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追求,更不要被病魔吓倒。只要你敢于向癌症竖起挑战的大旗,死神就会向你妥协!

本文来自作者2007年的抗癌经历自述。

2020最新抗癌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