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白血病自救之路,妻子与我共创生命奇迹

我是安徽一名英姿飒爽、热爱工作的人民警察,我立志为守护国家、守护每一个小家的平安奉献自己的一生。可天不遂我愿,2001年,刚刚29岁的我,因为“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倒在了我最喜欢的工作上。这对我,对我的家庭,都是一场大的灾难。

可这场灾难,并没有把我打趴下,相反,还让我从灾难里撕开一条口子,站着走出来。这一切,不仅因为我是一个无畏任何困难病痛的人民警察,还因为我有一位陪我共创生命奇迹的坚毅的妻子。

晴天霹雳之时,“为妻则刚”的好妻子先扛住

妻子自小就有一个“概览绿”的梦,可因为父母的安排,她没能如愿。后来,“曲线救国”嫁给了身为警察的我。

未想,在女儿刚刚两岁,我的事业正出成绩之时,我却被病魔打倒了,而且还是这么凶险的白血病,妻子软弱的心灵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

可从小在军人家庭里长大的妻子,有一颗充满力量的强大的心,她知道自己身为妻子、母亲、儿媳,身上的担子很重,不能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倒下和放弃。她要“为妻则刚”,用瘦弱的肩为我先把这片倒下的天抗住!

我虽然是一个七尺男儿,可对这个“慢性细胞粒白血病”充满了未知的恐惧,经常独自躲在被子里哭泣。妻子看见我这样,心里很焦急。为了让我忘掉对疾病的恐惧,正确对待身患重病这个事实,妻子像一个旋转的陀螺一样,寸步不离地照顾我,为我熬药送水,陪我聊天疏解心中的郁结。她去书店找来很多关于白血病治疗的书籍,宽慰我这个病绝非不治之症;她从各个渠道打听白血病治愈的好消息,鼓励我要对自己有信心。正是因为妻子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对我情比金坚的爱,让我像个战士一样,勇敢地站起来决定与病魔来场硬战。

一旦下了决定,我就绝不含糊。加上单位同事各方面的关照,和医院专家精心治疗,三个月后,我的病情终于得到了完全缓解。

离皖赴京,妻子用坚实的脚印为我走出一条治愈路

只是想要彻底地治愈白血病,医院还是建议我转院到北京去做骨髓移植手术。感谢组织的重视和关怀,很快就为我筹措到了医疗费用。同年7月,妻子陪着我,挥泪告别亲友和我们年幼的女儿,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可是,到了医院住下后,才得知部队医院是不允许病人家属陪床的。无奈妻子只有一个人在离医院2公里外的“五棵松”地区,找了一间居民平房租住。房间只有几平米大,条件非常简陋。

在医院治病的三个月时间里,我本就虚弱,还吃不惯北方的饭菜,营养一直跟不上。为此,妻子每天早上5点钟起来,为了省下几元车费,步行到5公里之外的菜市场买新鲜的蔬菜回来。在出租房里,小心仔细地用蜂窝煤灶,依着我喜爱的口味做好饭食,赶在探视时间里送到医院病房陪我一起吃。

近90天里,妻子每天来回步行40公里,未有一天间断。

可能是我运气不够好,在北京的医院住了3个月后,因为姐姐与我的骨髓配型不成功,去海外寻找合适的骨髓经济条件又不允许,骨髓移植的计划就此泡汤。在和医生商量后,我决定回家继续保守治疗。

中西医结合治疗,妻子与我共创生命奇迹

自我患白血病以后,妻子就一直坚持着用中西医相结合的办法对我进行辅助治疗。为此,她还特地买来专熬中药用的黑沙陶瓷药罐,每天都认真细心地煎熬好一副又一副中药,送到病床前,亲眼看着我喝下。

在医院治疗期间,专家曾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治疗方案——肌注“干扰能”,希望以此来断了我的病根。但我是一个“晕针”的人,打“干扰能”针剂真是让我痛苦万分。而且其毒副作用非常厉害,身体反应巨烈,真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排山倒海般地疼痛。

开始时,是打针后3小时,身体就开始有反应,感觉寒冷从骨头扩散到全身,身体不住地发抖,像被关在一间冰室里一样;还没缓过来,2小时后,全身开始像火烧一样难受,如泉水一样往外冒的虚汗把衣服、被子全弄湿。这番冷热交战后,我四肢无力,每个骨头缝里都是细细麻麻的疼,那个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是妻子,用女人独有的温柔,在无数个打针的夜里,抱着我,我抱着热水袋,艰难地挺过来。

在这条艰辛无比的治疗路上,上千个针眼在我身上留下了擦不掉的印记,也深情地记录了妻子对我真挚而伟大的爱。我的疼痛夜,亦是妻子的不眼夜,但妻子从没有任何一句怨言,有的只是心疼和与我一起直面病魔的勇气和决心。

妻子的不离不弃,是对婚姻最好的承诺

出院回家后不久,虽然病情较为稳定,但仍是一个长期用药的过程。妻子曾经的单位已于2000年底破产,一直失业在家。生病后,我的工资每月也只有几百元,家里的生活过得异常艰苦。

但生活虽苦,妻子对我的爱却仍是炽烈的。她知道我一直想回去继续当警察,她知道工作对我的重要性,所以一直竭尽所能地帮我治愈疾病,给我加油打气,激励我早日回到我喜爱的公安系统。终于,在患病两年半后,我回到了单位上班。

回到工作岗位后,我像一个满血复活的战士一样,积极投入到工作中,从没有因为自身的病痛而消极对待工作。同时,我开始了自学之路,计算机、写作、医学方面都有涉猎,通过学习医学知识,结合自身的情况,我用文字记录下自己与病魔作斗争的真实过程,鼓励跟我同样患白血病的病友。

在这段长达五年的“自我救治”之路,我最想感谢的就是我善良可爱的妻子。没有她的关爱和照顾,不会有我今天所取得的成绩;没有她用一千多副中药熬出来的汤汤药药,不会有我陪她月下赏花的岁月。

人生太残酷,总会有猝不及防的意外出现,但即便是在最艰难最黑暗的日子里,这个世界上只要有爱、只要活着有信心,就能编织成一束一束最亮的光,照亮我们一路前行的道路。

本文摘自2006年一名白血病警察(安徽胡海棠)的日记,讲述了他与病魔抗争的经过,和对妻子并肩战斗的无限感激,朴实但都是真情实感。如有他的最新资料和动态,我们会及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