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赋予我癌症术后多个5年生存期奇迹

有人说,世上最强大的力量是爱情的力量,爱情的力量常常超乎我们的想象。

我想说,爱情的力量也是一种信念,它不但可以支撑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甚至还可以创造生命的奇迹。

幸运的我,便拥有这样一份爱情,是爱情强大的精神力量帮我战胜甲状腺癌,走过了一个又一个5年生存期。

1995年,刚大学毕业上班后不久,我发现脖子上长了个不痛不痒的小肿块,不经意间这个硬硬的小疙瘩渐渐长大了,同时我的身体日益消瘦、疲乏,一直低烧。那时,还是男友身份的爱人,正在医院实习,立即安排我做检查。

检查之后,经他的老师刘教授确诊,我罹患甲状腺癌,并且已经转移。爱人立即在老师的帮助下帮我安排了手术,定在7天之后。那是我一生中最漫长的7天。

回到宿舍,我默默地站在窗前,看着灰蒙蒙天空下的车水马龙,脑子里飞过无数个问题:为什么我才24岁就会得癌?为什么这么多人里,老天偏偏选择我承受这种苦难?父母知道了该怎么办?手术后,我还能活着吗?能活多久?深深地无力感包围着我,我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木然地从天明站到天黑。

晚上,他来了。一进门,不言不语地点亮了房间里的灯,柔和的光线瞬间驱散了笼罩在我周身刺骨的冬寒。

他对我伸出双手: “你看,我抽到一支上上签!”我艰难地微笑:“你还信这个?”他送给我一个可以融化巧克力糖的暖暖的笑容:“当然不信,不过你应该相信我,我是医生,我有信心,你更应该有信心!”

他后来一连来了六个晚上,像个会变魔术的小丑,每次都变出特别的礼物送给我:儿时的照片;上小学时精心磨制的木船;上中学时写的日记;工作后用了几年的派克钢笔。最后一天,他竟然带来了一盆仙人球给我,向我求婚!

这是他第一次送花给我,不是浪漫的玫瑰,而是寓意坚强的仙人掌!那一刻,他单膝跪地的姿势,他简单的一句:“嫁给我,让我来照顾你!”让我感到一种令人心酸的致命的幸福,是的,致命的幸福!耳边似乎正在凑响着悲壮的《命运》交响乐,我的心紧紧地发疼。我知道,他给予我的不是情欲或是怜悯,更不是普通的爱情,而是一种神圣的纯洁的感情,是一份沉如千斤的爱的誓言。

压抑了多日的悲痛,此刻成了幸福的泪水。我哭倒在他的怀里,不停地点头。我不能拒绝,我不忍拒绝,我爱他,像小草爱慕阳光,像花儿期待蜜蜂。一切的狂躁和恐惧如宿雾见了朝阳,消散净尽。因为爱情,我重新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手术非常成功,随后便是持续一个半月的放疗。当时,大剂量的放疗使手术伤口迟迟不能愈合,积液化脓。钻心的疼痛似一股巨大的力量,拉着把我沉入水底,快要窒息的我,死死咬着牙硬挺着,不喊不叫。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活下来,为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为近在咫尺紧紧握着我手的他。

为了让我更有信心,他发动身边亲朋好友,到处搜罗报刊上登载的癌症患者战胜绝症的报道,一篇一篇和我一起读;为了让我保持心情愉悦,忘记病痛,他别出心裁地抱着二胡,学着拉《梁祝》。正是因为有他,我才相信,原来上天给我关上一扇窗户,也给我打开了好几扇窗户,让我看到了更绚烂的风景。在他的关心和照顾中,我一天比一天康健,直至一年后复查,终于有了更好的消息:病灶消失。

三年后,我意外怀孕了。可去医院检查时,主治医生却很严肃地告诉我们,因为癌症术后才三年,没到安全期。担心生育会影响疾病的控制,让我们考虑过了第一个五年后再要孩子。

初为人母的我,本能地抗绝医生的建议。谁能保证我活5年?!谁又能保证我还会有机会生孩子?!带着急切、坚定的心情,我去不同的医院咨询各个妇产科医生,得到:只要孕期停药不会影响孩子生长发育后,我决定停药保胎。

让我欣慰的是,他经过周密的权衡答应了我。当时,很多亲友不理解他的决定,父母也责怪他不珍视我的生命。我知道,他在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时,是用我爱人的身份,而不是医生。我也明白,只有深爱我的他懂得这个孩子对我的特殊意义。

康复期的癌症患者再怀孕,过程的艰辛和痛苦,唯夏虫不可语冰可解。历经千辛万苦,一个健康的女婴成了我生命最美丽的延续。我沉浸在做母亲的喜悦当中,孩子的每个进步比我自己身体恢复都要令我兴奋和欣慰。亲力亲为地照顾孩子的过程中,我竟然安全地度过了癌症最容易复发转移的第一个五年。慢慢地,充实的生活中又顺利地度过了第二个五年。

如今,光阴荏苒,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平安地生活了十多年。我真诚地感谢我的爱人,是他帮我创造了癌后新生的奇迹。他是一个普通人,可他给予我的爱情,好似天山雪莲般珍贵。也是他让我明白,命运是公平的,它不曾亏待每一个努力向岸边寻生的人。亲爱的朋友,如果你也不幸被它夺走曾视若美好的东西,请不要悲伤,不要放弃,相信转角的时候,它定会赠予你更多惊喜。

本文摘录于 江苏省无锡市 陈新女士 2007年36岁时供稿